揭秘为什么他们跑得最快 中学运动会造博尔特

“如果你能够在牙买加中学生田径运动会的观众面前表现好,那么你就能在任何地方表现好。这是牙买加田径成功的重要因素,这项比赛对我来说很棒。”——尤塞恩-博尔特

当“闪电”博尔特登上里约的奥运田径赛场,人们就知道牙买加的奥运夺牌之旅正式拉开大幕了。从8月13日开始的五天之内,博尔特、汤普森、麦克劳德、弗雷泽和杰克逊已经为牙买加夺下了6块短跑项目奖牌,其中4块是金牌。而在未来几天,博尔特领衔的牙买加队仍有希望再夺数枚短跑奖牌,一举冲到金牌榜前十的位置。

截至北京时间8月18日上午,牙买加在夏季奥运会历史上总共夺得69枚奖牌,其中68枚来自田径。而除了少数几块800米和跳远的奖牌,其他所有奖牌都来自400米或者更短的个人和接力项目。牙买加堪称“世界上最快的国家”,那么他们为什么这么快呢?

这其中当然有很多因素,牙买加田径教练斯莫尔就说:“根据我在国内和在美国的执教经历,我发现田径不是一项‘富人的运动’。这并不是说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没有天赋,而是他们没有那种‘额外的动力’。很多人生活处在贫困状态,有人失去双亲,有的则受到极端的暴力侵害,他们想要摆脱这一切。”和很多教练一样,斯莫尔是免费执教的。此外牙买加并没有很多发达的其他运动项目,板球一度很火爆,但后来也失去了热度。出生于牙买加的田径经纪人布莱恩则说:“这和基因也有关系,我认为我们的基因生来就是倾向于跑得快的。另外,牙买加有一种‘不受抑制的天性’,希望能够持续取得进步。”

地形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:牙买加是一个多丘陵的国家,缺乏足够多的出行方式,这使得人们经常要走很多的路。从牙买加最陡峭的特雷洛尼区,走出了博尔特、坎贝尔-布朗(两届奥运会女子200米冠军)等足以跻身牙买加短跑殿堂的巨星,这看起来并不是巧合。坎贝尔-布朗就回忆了自己上学的情形:“我每天都要走5英里,来回就是10英里。如果我要迟到了,那就只能跑过去,我们这里很多人都得这么做。我们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,就‘练成’了短跑运动员。”

牙买加许多短跑选手梦开始的地方,是牙买加的“全国中学男生女生田径锦标赛”(ISSA Champs)。这项一年一度的赛事竟然已经有了106年的历史,比英国田径运动会还要古老。赛事为期五天,于每年春季在牙买加首都金斯顿进行。这个学生比赛是牙买加国内最热门的线%的国民会坐在电视机前看完每一项比赛。参赛的学校在120所左右,运动员则超过3500人。男子比赛分为U-14、U-16和U-19三个级别,女子则有U-13、U-15、U-17和U-19四个级别。BBC田径专项记者林恩-曼曾经前往牙买加观看这项比赛,他给出了这样的评价:“这群中学生的比赛让我感觉自己仿佛在世锦赛赛场上,水准实在太高了。”

博尔特原本是一位很有天赋的板球手,但他后来被有先见之明的老师带去练田径。牙买加人的生活方式和对田径运动的重视,在博尔特的成长历程中起了重要作用。“闪电”曾经回国观看师弟师妹们的比赛,他也回忆了参加国内中学生比赛的经历:“我的田径事业也是在这里起步的,当我还是个中学生的时候,我把这里简直当成圣殿一般。到现在我都记得当我第一次参加男孩女孩田径锦标赛时的紧张心情,比我参加奥运会心跳更快。”由于牙买加队田径的重视,国家体育的大部分投资也用到了田径项目上,这使得各个参赛学校可以获得充足的经费,很多未来之星早早接受私人资助赴美国训练。

博尔特2002年第一次参加这项比赛时没能赢得任何项目,不过在2003年他就迎来爆发:200米跑出20秒25,把原纪录提高了足足0.5秒;400米跑出45秒35,把原纪录提高将近1秒。两代“女飞人”坎贝尔-布朗和弗雷泽也遭遇过毁灭性的失败,但后来都拿到冠军。本届奥运会女子100米和200米双料冠军伊莱恩-汤普森也参加过女子100米的国内中学生比赛,当时她以12秒01排在第四。中学生田径运动会的比赛会在牙买加国家电视台直播,能够容纳35000万人的牙买加国家体育场,往往都是座无虚席。看台上有选手们的家人、同学,也有来自欧洲和美国的不少星探,当然还有记者和田径界的传奇人物。

比赛气氛有多激烈?两届奥运会和三届世锦赛100米冠军弗雷泽就回忆了自己当时参赛的情况:“我们国内的比赛非常紧张,看台上的观众经常一片沸腾,你能听到他们在喊:‘请确保你能赢!’‘打败第三道那个女生!’敌对性非常强,因此我们也习惯了这样的场合。”16岁就经历这些的弗雷泽,自然在面对更大型的比赛时能够应对自如。作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中学生田径比赛,参赛运动员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田径经纪人布莱恩对此分析道:“牙买加的田径运动员在很小的时候,就被暴露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之下。对于年龄稍大一些的孩子,中员提供了重要的经历,能够让他们更好地处理竞争的压力,从而适应更大的国际比赛。”除此之外,其他孩子的成功,无疑会激励运动员自身。布莱恩说:“如果你100米跑了11秒3,却还有四个孩子在你前面,那么你就会想着明年要变得更强,从而提升成绩。”压力很大的竞争确实有些残酷,不过能在这种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的田径运动员,无疑在硬实力和心理素质上都是很突出的。

在布莱恩看来,中学生田径运动会的这种紧张气氛就是牙买加短跑的特别之处:“如果你13岁的时候就有走进一个30000人的体育场、并且所有人为你的比赛欢呼的经历,那么当你在21岁的时候,就已经是一位富有经验的老将了。在英国布里克斯顿或者美国纽约,有孩子能有这种经历吗?牙买加的运动员接受了中学生田径运动会的洗礼,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地方能像这里一样。”或许很难再有第二个博尔特,但每年春天都会有一批牙买加的孩子们在国家体育场的35000名观众门前一决高下,希望追随“闪电”的脚步。

“如果你能够在牙买加中学生田径运动会的观众面前表现好,那么你就能在任何地方表现好。这是牙买加田径成功的重要因素,这项比赛对我来说很棒。”——尤塞恩-博尔特

当“闪电”博尔特登上里约的奥运田径赛场,人们就知道牙买加的奥运夺牌之旅正式拉开大幕了。从8月13日开始的五天之内,博尔特、汤普森、麦克劳德、弗雷泽和杰克逊已经为牙买加夺下了6块短跑项目奖牌,其中4块是金牌。而在未来几天,博尔特领衔的牙买加队仍有希望再夺数枚短跑奖牌,一举冲到金牌榜前十的位置。

截至北京时间8月18日上午,牙买加在夏季奥运会历史上总共夺得69枚奖牌,其中68枚来自田径。而除了少数几块800米和跳远的奖牌,其他所有奖牌都来自400米或者更短的个人和接力项目。牙买加堪称“世界上最快的国家”,那么他们为什么这么快呢?

这其中当然有很多因素,牙买加田径教练斯莫尔就说:“根据我在国内和在美国的执教经历,我发现田径不是一项‘富人的运动’。这并不是说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没有天赋,而是他们没有那种‘额外的动力’。很多人生活处在贫困状态,有人失去双亲,有的则受到极端的暴力侵害,他们想要摆脱这一切。”和很多教练一样,斯莫尔是免费执教的。此外牙买加并没有很多发达的其他运动项目,板球一度很火爆,但后来也失去了热度。出生于牙买加的田径经纪人布莱恩则说:“这和基因也有关系,我认为我们的基因生来就是倾向于跑得快的。另外,牙买加有一种‘不受抑制的天性’,希望能够持续取得进步。”

地形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:牙买加是一个多丘陵的国家,缺乏足够多的出行方式,这使得人们经常要走很多的路。从牙买加最陡峭的特雷洛尼区,走出了博尔特、坎贝尔-布朗(两届奥运会女子200米冠军)等足以跻身牙买加短跑殿堂的巨星,这看起来并不是巧合。坎贝尔-布朗就回忆了自己上学的情形:“我每天都要走5英里,来回就是10英里。如果我要迟到了,那就只能跑过去,我们这里很多人都得这么做。我们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,就‘练成’了短跑运动员。”

牙买加许多短跑选手梦开始的地方,是牙买加的“全国中学男生女生田径锦标赛”(ISSA Champs)。这项一年一度的赛事竟然已经有了106年的历史,比英国田径运动会还要古老。赛事为期五天,于每年春季在牙买加首都金斯顿进行。这个学生比赛是牙买加国内最热门的线%的国民会坐在电视机前看完每一项比赛。参赛的学校在120所左右,运动员则超过3500人。男子比赛分为U-14、U-16和U-19三个级别,女子则有U-13、U-15、U-17和U-19四个级别。BBC田径专项记者林恩-曼曾经前往牙买加观看这项比赛,他给出了这样的评价:“这群中学生的比赛让我感觉自己仿佛在世锦赛赛场上,水准实在太高了。”

博尔特原本是一位很有天赋的板球手,但他后来被有先见之明的老师带去练田径。牙买加人的生活方式和对田径运动的重视,在博尔特的成长历程中起了重要作用。“闪电”曾经回国观看师弟师妹们的比赛,他也回忆了参加国内中学生比赛的经历:“我的田径事业也是在这里起步的,当我还是个中学生的时候,我把这里简直当成圣殿一般。到现在我都记得当我第一次参加男孩女孩田径锦标赛时的紧张心情,比我参加奥运会心跳更快。”由于牙买加队田径的重视,国家体育的大部分投资也用到了田径项目上,这使得各个参赛学校可以获得充足的经费,很多未来之星早早接受私人资助赴美国训练。

博尔特2002年第一次参加这项比赛时没能赢得任何项目,不过在2003年他就迎来爆发:200米跑出20秒25,把原纪录提高了足足0.5秒;400米跑出45秒35,把原纪录提高将近1秒。两代“女飞人”坎贝尔-布朗和弗雷泽也遭遇过毁灭性的失败,但后来都拿到冠军。本届奥运会女子100米和200米双料冠军伊莱恩-汤普森也参加过女子100米的国内中学生比赛,当时她以12秒01排在第四。中学生田径运动会的比赛会在牙买加国家电视台直播,能够容纳35000万人的牙买加国家体育场,往往都是座无虚席。看台上有选手们的家人、同学,也有来自欧洲和美国的不少星探,当然还有记者和田径界的传奇人物。

比赛气氛有多激烈?两届奥运会和三届世锦赛100米冠军弗雷泽就回忆了自己当时参赛的情况:“我们国内的比赛非常紧张,看台上的观众经常一片沸腾,你能听到他们在喊:‘请确保你能赢!’‘打败第三道那个女生!’敌对性非常强,因此我们也习惯了这样的场合。”16岁就经历这些的弗雷泽,自然在面对更大型的比赛时能够应对自如。作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中学生田径比赛,参赛运动员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田径经纪人布莱恩对此分析道:“牙买加的田径运动员在很小的时候,就被暴露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之下。对于年龄稍大一些的孩子,中员提供了重要的经历,能够让他们更好地处理竞争的压力,从而适应更大的国际比赛。”除此之外,其他孩子的成功,无疑会激励运动员自身。布莱恩说:“如果你100米跑了11秒3,却还有四个孩子在你前面,那么你就会想着明年要变得更强,从而提升成绩。”压力很大的竞争确实有些残酷,不过能在这种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的田径运动员,无疑在硬实力和心理素质上都是很突出的。

在布莱恩看来,中学生田径运动会的这种紧张气氛就是牙买加短跑的特别之处:“如果你13岁的时候就有走进一个30000人的体育场、并且所有人为你的比赛欢呼的经历,那么当你在21岁的时候,就已经是一位富有经验的老将了。在英国布里克斯顿或者美国纽约,有孩子能有这种经历吗?牙买加的运动员接受了中学生田径运动会的洗礼,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地方能像这里一样。”或许很难再有第二个博尔特,但每年春天都会有一批牙买加的孩子们在国家体育场的35000名观众门前一决高下,希望追随“闪电”的脚步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