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日入8万到每局2元郑州如今为何只剩下了一家保龄球馆?

目前,东方保龄球馆保持着13块一局的平民的价格,作为郑州市保龄球馆的“独苗”,它为何能够坚持下去?“因为球馆的产权是我们自己的,所以没有房租压力,毕竟还有一个固定消费群体,所以经营收入支撑运营费用并没有问题。”王玉霞说,保龄球馆占地面积过大,场地租金往往是经营支出的大头,没有房租的压力,是它能够生存的最重要因素。

在经营球馆之外,王玉霞的家人还经营保龄球设备进出口的生意,“一条新的球道就要四五十万,我们把一些二手球道整修之后出口到国外,价格能降一半,主要是销往中东国家。从省内市场来说,偶尔会有就有酒店、公司安装一两条球道做娱乐设施的配套,但已经没有人再去投资开球馆了。”王玉霞说。

大概从2008年起,郑州市的保龄球馆陆陆续续关闭,这十几年间,只有王玉霞还在一直坚持。由于保龄球馆利润非常低,她也曾考虑过把场馆转型,“但很多老会员都劝我,我要关了,他们就真没地方玩了。”

省保龄球运动协会会长赵明轩告诉记者,在国内保龄球运动走过低谷后,最近几年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有一定的稳步反弹,分别建起了数十家保龄球馆,原来没有保龄球馆的省会城市和地级市也逐步上马。通过总结以往的失败经验、提高服务水平、增加综合服务项目,使保龄球馆的经营有了起色。

“其实,保龄球是一项很好的运动,只要姿势正确,全身200多块肌肉都能得到锻炼,老少皆宜、不受天气影响,而且还特别减压。”赵明轩说,从河南省来看,保龄球运动普及不够、场馆不足,是制约保龄球运动发展规模和速度的主要因素。

河南省从2005年成立保龄球运动协会后,一直在为保龄球运动的推广努力,从2009年开始推出“省保龄球巡回赛”,在新乡、焦作、濮阳、济源和郑州市举办。从2013年推出的“省保龄球冠军联赛”也一直在连续进行,每年省内的各类比赛能达到近30场。

“近两年疫情期间,河南选手参与了多场全国性的线上交流赛,并在网上进行直播,吸引了一些很多人关注,不少保龄球爱好者也逐步回到了球馆。”赵明轩说,目前青少年对参与保龄球运动有着很高的积极性,协会希望在今后的赛事安排上,更多地面向青少年进行推广,让保龄球运动慢慢成长。

Leave a Reply